越南如何夹缝求存?胡志明:无他,翻脸比翻书还快尔

1969年9月2日,即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庆节这一天,现代越南的缔造者胡志明逝世,享年79岁。




作为越南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以及越南社会主义革命的伟大导师,胡志明的去世是越南不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而比损失更痛心的是,几乎从胡志明去世的那一天开始,越南和新中国这个昔日的兄弟加战友关系逐渐降温,并最终发展到兵戎相见的地步。

在很多国人的印象中,因为中越关系的恶化几乎都是胡志明去世后才发生的事情,所以很容易将胡志明视为如假包换的亲华派。毕竟胡志明早年和周总理等革命先驱有着密切的交流和良好的私人关系,在成为越南领导人之后更是多次访问新中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但问题是,中越关系不会止步于胡志明的寿命,而且几十年来波谲云诡的国际风云也让越南有更多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作为我们搬不走的邻居,越南和我国有着长达上千年的恩怨纠葛。从937年脱离南汉自立门户开始,越南虽然结束了作为中原王朝内属的历史,但却不得不继续作为中原王朝的附庸而存在。即便越南自号“南天小中华”,在中南半岛大搞地区霸权,但中原王朝无处不在的影响力更是让越南长期“欲罢不能”。




而从1883年中法战争结束,法国染指越南以来,越南的命运再度出现了转折,也让越南的民族精神逐渐萌芽。

而在二战期间日本驱逐法国侵略者,而后又被中英等盟国打败并驱逐后,越南的命运再度经历了跌宕起伏的变迁。而随着美苏争霸的两极格局的到来,越南作为中美苏夹缝中的小国,想要在保持民族独立的同时实现自己的所谓大国抱负,就不可能选择一棵树上吊死。

就像英国前首相丘吉尔一再强调的那句“没有永远的朋友,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一样,今日的越南能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绝不是靠着一个国家成功起家的。

胡志明以及越南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更有左右逢源甚至左推右挡的精神,而我们,是胡志明最后确定的那个对的人。

胡志明,本姓阮名必成,1890年出生于出生于越南乂安省英山府南坛县的一个士绅家庭,家境较为殷实。




彼时的越南是法国的殖民地,胡志明在年少的学生生涯时期,就开始了秘密的反法活动。和一般的革命者不同,胡志明在长期的学习之后,拥有了较为广阔的视野。他敏锐地发现了当时的列强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巨大矛盾。

比如新兴的帝国主义国家美国虽然伙同英法等国击败了同为新兴帝国主义的德国,但本质上更有削弱英法并攫取世界霸权的决心,这一点在1918年1月8日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国会演讲中提出的“十四点宣言”中有明确体现,其中有关民族自决和民族独立等条款,意在推动被压迫民族的独立对英法等殖民帝国釜底抽薪,这不仅让胡志明,更让广大被帝国主义奴役的第三世界国家欢欣鼓舞。

而年轻的胡志明就曾到巴黎寻求与威尔逊的会面,不过最终无疾而终,毕竟当时的胡志明人微言轻,且威尔逊并没有真心帮助广大被压迫民族的意愿,他的目的只是削弱英法等国。

不过虽然失败了,但胡志明对威尔逊乃至美国的好感却建立了起来并根深蒂固。




1920年,胡志明在法国加入了法国共产党,开始了漫长的革命生涯,不过胡志明的革命历程和越南曲折的国运一样,从一开始就充满着跌宕起伏。

1924年12月,胡志明化名李瑞从苏联来到广州,与越南著名资产阶级民族民主革命家潘佩珠多次讨论越南革命问题,建议修改党章,使越南革命政党更加革命化。

随后胡志明在中国参加了大革命的浪潮。不过随着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的发生,苏联与委员长彻底决裂,胡志明也不得不离开广州。

大革命的失败,根本原因在于党缺乏强有力的领导更缺乏自己的武装,随后我们开始建立自己的军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

但胡志明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逃亡中的胡志明崇尚建立一个“革命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政党”,在斗争路线上充满着投机和摇摆。




这无疑是不行的,在30年代越南国内受苏联影响进行激烈的党派斗争时,越南革命也始终裹足不前,国内斗争额内耗让越南革命始终难有建树。当时的胡志明一度倾向于斯大林的务实主义,和受托洛斯基影响的“托派”进行了长期的斗争,并最终取得了胜利。

不过随着1939年8月23日苏联和德国在莫斯科秘密缔结《苏德互不侵犯协定》,苏联及共产国际的政策开始180度大转弯,各国共产党不得不为法西斯提供便利,这给了日本变本加厉侵略越南的资本。

1940年6月,德国消灭法国,随后作为德国盟友的日本趁机鲸吞法国殖民地,包括越南,而越南在日本的统治下更加生不如死、民不聊生。

1945年二战结束后,越南迎来新生,但根据美国的安排,中美两国以北纬16度线为界分别受降,这让越南陷入了好不容易独立又要继续被殖民的尴尬现状。




这是越南不能接受的,所以胡志明再度想方设法同美国取得联系。事实上早在30年代越南无产阶级革命受挫后,立场摇摆的胡志明就曾积极和美国战略情报局联系,并在二战期间得到了美国提供的大量资金、技术、武器和顾问支持,正是靠着这些力量,深山老林中的北越武装才生存了下来并杀伤了大量敌人。

1941年2月,胡志明秘密回到越南,整合成立了“越南独立同盟会”,通常称为越盟作为越共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打起了民族和民主的旗号,迅速集聚了强大的游击力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越南很快陷入了被中英两国分割“占领”的尴尬情况,毕竟受降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了军事占领,虽然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紧接着成立了自己任主席的越南民族解放委员会,并领导全国发起总起义,解放了河内、顺化等地区,史称“八月革命”。

但再高昂的斗志,也顶不过华盛顿一句轻描淡写的安排。




根据美国的安排,中英两国将以北纬16度线为界,开始对越南进行新的统治。

胡志明很不爽,因为他既难以打破大国既定的规则,但胡志明很快找到了制胜密码,那就是继续紧抱美国大腿。

9月2日,胡志明在河内巴亭广场50万人庆祝大会上宣读《独立宣言》,越南民主共和国就此诞生。在越南国庆日当天,胡志明特意乘坐美国车,邀请在越美国贵宾出席,不仅如此,胡志明还详细阐释美国独立宣言,不断重申美国人“不自由毋宁死”的独立精神,这让美国深受感动。

而这,也让斯大林对胡志明产生了深深的芥蒂。

要知道,在意识形态方面,越南无疑和苏联关系更为亲密,而且胡志明也是斯大林主义领导下越盟的领导人,而这种讨好美国的做法无疑让斯大林难堪,所以斯大林和胡志明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而令胡志明和斯大林都非常尴尬的现实是,两人的关系从未亲密过。

在越南革命成功前,务实的斯大林不曾与胡志明走得更近,这一点在中国革命中表现得也相当明显,所以当胡志明走近美国时,斯大林对胡志明的疏远事实上对胡志明而言也没有什么影响,这也更坐实了斯大林将其定义为“中南半岛铁托”的所谓称号。

但令胡志明没有想到的是,尽管越南的亲美意向已经如此明显,美国杜鲁门政府依然毫不留情地将胡志明给卖了。

由于二战前后美国在远东的盟友是中国,所以美国不可能优先考虑越南问题,因此中国不仅被美国拉入了联合国安理会,更得到了北纬16度以北受降的“特权”。

而战后成为全球霸主的美国虽然压制法国的意愿一直很强烈,但法国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以同样是大国的身份威胁美国在欧洲的利益,毕竟,欧洲某种程度上不仅是美国的霸权之基,更是美国对抗苏联的前沿阵地,所以当法国威胁美国的核心利益时,美国义无反顾地踹开了胡志明。




这让胡志明非常不爽,因为当时的苏联已经和越南渐行渐远,所以能够帮助越南摆脱中国的反而只剩下英国和法国,具体来说就是法国。

虽然法国在二战后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重返越南,和当年望风投降一样利索。但当前的问题是法国只能占据北纬16度以南的越南南部,想染指越南北部还被中国揍了一顿。

所以胡志明为了驱逐委员长的军队,不仅再度抛开了意识形态的对立,更放下了半个多世纪以来的血海深仇,只为实现那句“宁闻法国五年屁,不吃中国千年屎”的目标。

1945年10月,胡志明做出了和法国和解的决定,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签订了《法越初步协定》和《法越临时协定》,法国承认北越为一个自由国家,北越则同意法国在境内驻军。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在英法等国的压力下,更因为内战的准备,力不从心的委员长在1946年1月选择撤军,随后法军进驻,北越真正实现了“独立自主”。

但是,法国和胡志明的协议不过是缓兵之计,它的目标只有重新将北越至于法国的殖民统治之下。




1946年12月19日,法国悍然撕毁《法越临时协定》,抗法战争爆发。由于实力悬殊,胡志明领导的北越撤出城市,在北部山区打游击。不过北越的游击战令法国防不胜防,法国也最终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泥潭。

随后新中国在1949年10月1日成立,东亚局势风云突变。仅仅一年后,朝鲜战争爆发,深陷泥潭的法国准备撤出越南,但美国的支援却不期而至,法国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坚持下去。直到这时,胡志明才真正意识到新中国是能够帮助越南实现独立和强大的最强大靠山。再加上越南也是承受不起得罪北方邻居的惨烈后果的,于是胡志明最终走上了亲华的道路。

不过,胡志明领导的北越早在建国初期就废除了汉字,推行拉丁越文,这种去中国化的操作似乎也注定了越南对我们阳奉阴违的尴尬现实。

可以说,从亲蒋、亲苏、亲美、亲法再到亲华,每一步都充满着现实主义的能屈能伸,胡志明也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过,这种左右逢源的做派终归难成大事,更容易惹祸上身。果然,在胡志明去世后,黎笋政府迅速倒向苏联,随后越南被一夜打回解放前。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作者:静夜史声明:以上文章为自动采集发布,如果侵权请联系删除。